华尔街腰斩“造车新势力”


  文|杨旭然

  编辑|王方玉

  出品|Tide-Biz

  当人们对“造新势力”的印象还逗留在上涨的股价、意气风发的创业者、挥着钞票欢迎的投资人的时候,它们已经开始被美国资本市场悄悄抛弃。

  2月22日,理想(NASDAQ:LI)创始人、董事长兼任CEO李想要发出了一封内部信,称公司面向2025年的战略目标,是取得20%的市场份额,沦为中国第一的智能电动企业。

  与此同时,理想发布了2020年财务数据:全年总营收94.6亿元,净亏损1.52亿元,同比大幅下降94%,毛利率高达16.4%,并且第四季度构建了经调整净利润的盈利。

  消息发布时,理想盘前交易股价一度大上涨多达10%。但市场对其盈利并不认账,当天股价下跌9.8%,第二天再度下跌1.92%,令人失望。

  这并非是理想股价暴跌的开始。实际上自2020年11月24日开始,其股价就一直处在不断的暴跌当中,截至美国时间2021年2月26日收盘,总计跌幅超过了42%。

  小鹏(NYSE:XPEV)的境遇更糟。其股价自11月24日至今累计跌幅已经超过了52%,是三大造新势力中累计跌幅最大的一。


  小鹏股价展现出

  相比下,蔚来(NYSE:NIO)是建新势力中上市时间最幸、涨幅最高的企业,但比起理想、小鹏的跌幅也最小,2021年1月12日以来累计跌幅近27%。

  去年秋季,市场上曾经流传过一条传闻:华尔街的投资机构的研究员如果想去中国出差调研几造新势力,投资机构不会非常乐意审核并且缺席各种费用。从那后,蔚来、理想、小鹏的股价步入了一波极大的涨幅。

  然而目前,“新势力”在资本市场中的火热状态的消散与远比一样慢。美国的投资者们为什么不会在中国新能源爆发期自由选择离开了?这其中的原因与逻辑值得深思。

  高成长仍在

  

“2021年新能源销量环比走势好于预期,呈现出的是高起步特征。”

  2月上旬,高瓴资本公布了截至2020年第四季度末的美股持仓情况。文件显示,张磊已经清仓了持有人的理想、小鹏、蔚来三公司的全部股份。

  此次Pre-IPO大股东理想、小鹏并快速离场意味着,张磊只是做到了一次短线套利,对“新势力”不乐观的观点仍然不变。

  低瓴资本解散的消息传出后,这种不悲观的态度在市场上很快蔓延。最近半个月,三企的股价跌幅在20%-30%平均。

  对于新势力这种典型的成长股来说,其产品在市场上的展现出、企业财务数据的变化,对股价变化都会起着必要的影响作用。

  粗看下,新势力们的市场展现出还不俗,但2021年1月相比2020年12月环比快速增长的数字并不漂亮。


  数字上看,新能源1月的销量相比去年12月涨幅有限,非常不尽如人意,这引发了不少投资者的警觉。有业内人士对此说明,基本上每年1月份,新能源环比销售数据都会下滑,这是由每年新能源补贴政策的变化,以及春节假期多集中在每年一月份造成的。

  翻阅2014年-2020年的数据,我们需要看到,整个中国的新能源销售量,每年1月的同比数量都在增长,但环比上一年12月,都经常出现了有所不同程度的下跌。


  抛去估值方面的因素我们看到,如果仅就销量环比下滑的问题来看,投资者对新势力的批评,实际上是不正式成立的。有部分投资者在2020年入局后,尚未了解到中国新能源市场1月份销量环比大跌的规律。

  乘联会秘书长崔东树甚至指出,得益于新款的推展,“2021年新能源销量环比走势好于预期,呈现的是高起步特征。”

  此外,乘联会与中协两个机构均回应看好2021年的中国新能源市场表现。中协预计新能源2021年全年销量将超过180万辆;乘联会则预测2021年全年新能源乘用销量将达150万辆,同比分别增长31.6%和9.7%。

  上述两个机构均认为,今年新能源销量增长速度要低于整体市场。

  非常简单地说道,行业高成长消失的巨大利空并不不存在。让华尔街对造新势力产生批评的原因,一定出在了其他方面。

  利润在转移

  

过度竞争是现阶段更有可能影响新能源企利润的关键因素。

  投资者对于上市公司的出价,决定于多种因素,但归根结底,是对于其未来盈利能力的辨别。

  具体到“新势力”来说,如今的悲观与看空意味著,华尔街投资者辨别三企业的利润会被市场移往走。

  在一个高速成长的行业中,企业利润会被谁抢去,为何消失呢?

  《巨潮商业评论》指出,影响新势力企利润的因素,大致上可以分成三类:

  

1.政策强监管削弱企业盈利能力和成长性;
2.行业陷于到过度竞争,造成每一都无利可图;
3.行业发展火热,对上游、关键配件需求充沛。但上游无法快速满足需求,造成上游供应商提价,利润向产业链上游移往。

  新能源作为全球各国政策重点扶植的新兴产业,具备产业规模大、产业链宽并且大量吸纳就业的特点。因此不仅是中国,各国政府都会“杀鸡取卵”,在现阶段对其进行超常规监管或者减轻税负。

  过度竞争是现阶段更有可能影响新能源企利润的关键因素。2020年作为新能源的“大年”,三大新势力产销量大幅度快速增长,并受到资本的热捧。这会从三个角度吸引到更多的竞争对手入局。

  首先是资本入局。三企业被市场给予低市值、高估值,必然不会吸引那些没有能入局的资本扶持自己需要参与的项目,例如威马、哪吒、Lucid等企在发展局面一般的情况下,仍然受到资本的推动筹划上市,很明显就有沾光行业高估值的意味;

  其次,是传统燃油企的大规模布局。如果说在2020年前,传统燃油企对于新能源仍抱着有猜测态度的话,那么经过行业2020年的疯狂后,中国大多数传统企都已经心有戚戚,判定这是行业发展的必然趋势了。

  经过2020年的观察、讨论、规划后,2021年我们看见更多传统企在新能源上冲刺,还包括长城(欧拉)、吉利(几何)、北(ARCFOX)、上(R)等企业,都在通过新的另设品牌的方式进军新能源市场。


  面临这些强势的竞争对手,理想、小鹏和蔚来即便是再有品牌壁垒和消费者心智优势,其市场地位也会难免受到冲击。资本在此时自由选择怀疑,是有充份的理由的。

  不省心的产业链

  

新能源语境下,产业链企业的地位将很有可能比传统燃油时代更加强势。

  除了“燃油企新能源化”所带给的冲击外,产业链对利润的争夺,也是影响新能源企利润的重要因素。

  要解读为何新能源一整厂商会被产业链抢走利润,就要从燃油产业的发展历史中找寻规律。

  上世纪50年代后,欧洲、日本、韩国的产业快速崛起,特别是日本的产业受益于国间产业转移,快速发展并与美国产业形成强势竞争。

  随着产业格局从寡占到走向分散,以及国际分工体系日趋成熟明确,国际视野下的产业开始构成一种“配件集中于+品牌多元”的产业格局。

  大规模生产单一配件,更需要形成规模优势,产品价格更较低。对于每个独立国家的整厂与品牌来说,从配件供应商手中出售,然后组装整已经成为共识,因为这种情况下,整的成本低于。

  配件体系的标准化与集中,反过来推展了品牌的多元化,企可以组合各类配件,因应新的外观设计,形成各类新系。

  实际上在新能源蓬勃发展前,一些燃油企正在推展“模块化”生产模式。

  新能源时代,配件更加集成化,且数量骤减,更合适规模化生产以降低成本,并推展一整品牌的多元化,这可看作是“配件集中+品牌多元”的2.0版本。

  新能源语境下,产业链企业的地位将很有可能比传统燃油时代更加强势。此前,《巨潮商业评论》在《苹果造引起蝴蝶效应》一文中详尽列出了几充份受益于此的上市公司。

  而获益的背后,就是产业链上下游与整厂间利润的此消彼长。

  除此外,新能源的核心配件三电系统、各类线路都必须用于大量的铜,这是此前几乎完全没有经常出现过的一个全新需求,对于全球(特别是中国)的金属铜供应都提出了非常大的挑战,也正因为如此,在过去一段时间全球铜价快速上涨。

  上游供应商一旦足够强势,就可以流畅地将铜价下跌构成的高成本,向下游整厂进行转移。而整厂为了保持在消费者端的价格竞争力,又无法展开进一步的成本传导,这样的局面,似乎谈不上有利。

  写在最后

  原本是一个粘性不高的消费品。

  如果回想自己或者亲戚朋友的购经历就可以找到,消费者在购置的时候不会有非常多的选择,绝大多数人会按定一个品牌买第二辆。

  新能源也是如此。这是一个市场需求多样化的市场,有人期望更好的辅助驾驶员技术,有人希望有更豪华的内饰,也有人单凭一个“牌子”就选择了特斯拉。

  但目前的美股市场上,占有先发优势、成本优势,且竖立了科技品牌调性的特斯拉(NASDAQ:TSLA),市值已经远远超过了“建新势力”们的总和。

  如果从燃油发展的历史进程来看,这是不可持续的现象。

  消费者对的多样化市场需求,将会随着新能源产业的发展,而被不断地获释和激发出来,这是对新势力们更有利的局面。但享用到这样好处的前提是,不要在接下来的过度竞争中被拖死。

推荐文章